致敬!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回应渐冻症:我会用好这些时间

长沙晚报掌上长沙1月30日讯 据央视新闻1+1微信公号消息 近日,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,身患渐冻症仍在抗击疫情最前线奋战了近一个月,同为医务人员的妻子也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住院,引发网友关注。

29日晚,央视《新闻1+1》节目中,白岩松连线了57岁的张定宇。采访中,一个好消息传来:张定宇的妻子已经康复出院!

2018年检查出渐冻症后,张定宇一直没有告诉大家,为什么选择这时坦白自己的病情?病情以后会如何发展?张定宇透露原因与生命期限。

谈疫情:工作量是平常的3-5倍

康复病人恢复比较乐观

白岩松:我想首先大家可能非常关心的是您的夫人1月13日的时候也不幸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,现在情况如何?

张定宇:非常幸运的是,我的妻子已经经过两次的核酸检测,两次都是阴性,今天已经康复出院。感谢大家的关心,感谢大家。

白岩松:12月29日的时候有7个患者,其中4个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当时接到这个病人您的判断是什么?

张定宇:因为在收到这些病人之前的12月27日,我们在武汉市卫健委的领导下,做了一个研判,怀疑这些病人可能是冠状病毒感染,但是是什么样的冠状病毒我们不清楚。所以我们收到这个病人时心里面是有底的,并没有感觉特别突然。

白岩松:从什么时候开始,患者突然增多,您感觉可能有点不对了,它可能正在扩散?

张定宇:我们是一家传染病医院,所以实际在29日以后的30日、31日转诊的病人逐渐增加,我们的压力逐渐升高,这个时候我们就觉得这个疫情可能有些严重,有点超出我们当初的想象,我们的ICU病房只有14张床位,在14张床位收满了以后,我们清空了我们另外一个病区,就是我们南六楼病区以及现在的南六楼的ICU病房,里面逐渐地在收治新的病人,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感觉到潜在的危险。

白岩松:其实在之前的时候信息传递的并不太公开,1月20日的时候,全国都已经知道这样的信息,医院是否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患者开始增加,包括发热的市民也开始到你这家医院来,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?压力有多大?

张定宇:实际上我们的压力一直是持续的,不是到了1月20日我们才感受到这个压力。整个城市对我们的影响应该来说是病人的持续增加,但是我们的门诊并没有,因为我们是一家转诊医院,我们的门诊没有明显的增加,可能我们的一些兄弟医院,一些综合医院,他们发热门诊的病人有骤然增加的态势,所以我们感到的压力更多的是我们医务人员,长期工作了将近三个星期这么一个状态的压力,而病人还在持续的增加。

白岩松:当越来越多的患者转诊到你这家医院之后,采用的治疗方法是什么?因为它毕竟没有特效药,现在回头看采用的治疗方法是否是合理的,是不是基本没有后遗症呢?

张定宇:它是一个病毒性疾病,是病毒性肺炎,很多病毒性疾病都是一个自限性疾病,而我们的医生能够帮助到大家的都是一些对症治疗,一些辅助治疗,比如说氧疗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,以及我们的抗菌治疗和一些支持治疗,都是支持病人度过炎症期的一些手段,帮助病人康复。截至目前为止,我们康复病人的情况还是比较好的,有出院的病人会有一段时间纤维化的过程,以及纤维化的吸收的过程,估计这些病人的恢复还是比较乐观的。

白岩松:这个病非常非常特殊,都采用这种隔离的方式,这就意味着没有义工,没有病人的家属在身边,那请问护士和医生要承担多少额外的工作?

张定宇:这个工作量可能是平时的3到5倍,因为我们的这种特殊的病人我们要穿上我们的隔离服,这种隔离服并不是特别的透气,穿上这隔离服以后,要替这些患者服务,把他们的生活护理以及医疗护理都要完成。我们的这种工作量都是非常巨大的,我们的护士要把病人吃的一些餐食,以及他生活的垃圾,做集体清运,从病房清运到垃圾暂存间,这个工作量应该是比平时多很多倍,因为病人完全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。

白岩松: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,到今天晚上8点,在金银潭医院不幸离世的患者超过了40例。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,医院要怎么去面对他们的遗体?

张定宇:作为一个传染病医院,我们有一套来处理这种遗体的方法,怎么样保证这些病人的遗体既能够得到清洁,又不会污染到其它的环境,又能够保证逝者的这种尊严,这是我们的护士以及我们的临床大夫平时就有的训练。只是很遗憾的这些病人的家属不能见到他的亲人,遗体直接由我们的工作人员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做一些对接,家属可能要做一些签字之类的一些工作。

“如果你的生命开始倒计时,

就会拼了命去争分夺秒做一些事!

2018年10月,张定宇被确诊为渐冻症。

这是一种罕见的绝症,又称肌萎缩侧索硬化(ALS),无药可治。早期,患者可能只是感到有一些无力、肉跳、容易疲劳。渐渐地,就会进展为全身肌肉萎缩和吞咽困难,直至产生呼吸衰竭。

受病情影响,他的脚步变得高低不平,上下楼越来越艰难。但每当有人问到,他总是说自己“膝关节不好”。他说自己不想影响同事,他生来乐观,不喜欢叫苦。

他说,“如果你的生命开始倒计时,就会拼了命去争分夺秒做一些事!”

疫情还没发生前,有空的时候,张定宇会去徒步。他说,我很珍惜还能走路的时间。

回应渐冻症:坦然面对,

对待疫情也是一样的

白岩松:2018年的时候您就确诊是自己是渐冻症,它是不可逆的。但您是医生,您是否能透露这一次才说出来,它意味着什么?这个疾病会怎么样向后发展?

张定宇:我这次跟大家说这个事情(渐冻症),主要是因为我们医院要接待很多的专家,有很多重要的领导也很关心这家医院。我经常会陪同大家走访,他们也要视察一些地方。我在行走过程当中有明显的跛行,同时有时候就不能亲自下去接送一些大的专家,我感觉到这很不礼貌,这个时候我觉得有必要还是告诉大家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我干脆还是很坦然的面对这件事情,就像我们坦然对待现在的疫情是一样的。

白岩松:问您一个残酷的问题,它给您留的时间和发展方向是什么样的?

张定宇:实际上我很早都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,如果很幸运的话,它会给我8到10年以上的时间,如果不幸的话,再给我最多5年、6年的时间,但是我会很好的去用好这些时间,很好地享受生活,享受人生。

白岩松:此时我不想煽情,我只想说张大哥您一定要保重。

网友:泪目,致敬英雄!

对此,网友纷纷表示:希望张院长平安健康,相信好人会有好报!

张院长,加油!